首页 新闻资讯正文

雪松信托220亿暴雷背后:头部信托频繁踩雷,数百亿产品难兑付

雪松开了220亿的空头支票?

9月22日,雪松控股针对当日网上流传的528亿债务压顶等新闻,在其官网上正式发布了澄清公告,公告中对公司的债务等情况做出了详细阐述。

值得关注的是,亦是在22日,关于雪松控股的消息并非只有528亿元债务压顶。据媒体报道,雪松控股旗下雪松信托42只产品全线“裸奔”。

据媒体调查显示,近一年来,雪松信托连续发行了42只“长青”系列信托产品,以超220亿元的应收账款发行规模超200亿元的产品。但雪松信托这220亿元的应收账款,却查无实证。简而言之,这些所谓的应收账款,实则是无法向债务人主张权利的“虚无资产”。

公开资料显示,雪松控股集团创立于1997年,是一件覆盖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新材料、文化旅游康养、社区智联服务和社会公益服务五大产业板块的民营企业,旗下拥有齐翔腾达、希努尔两家上市公司。2018年,雪松控股以2210亿元营收上榜《财富》世界500强第361位。

而旗下雪松信托的前身则是成立于1981年6月的中江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江信托)。2018年,中江信托旗下信托项目密集“暴雷”。其后,雪松控股于2019年4月受让中江信托71.3%的股权,同年6月更名为如今的雪松信托。

在接盘中江信托时,雪松控股曾许诺“将解决所有问题”,然而彼时已然暴雷的中江信托并非是优质标的,如今看来暴雷似乎亦在情理之中。

然而,2020年雪松信托的暴雷并非独一无二。事实上,2020年的信托已然成了信托热爱者必须经历的痛楚,无数投资者纷纷栽倒在信托之上。

今年行业频暴雷,四川信托、安信信托最倒霉

2020年对金融圈来说注定是不平静的。往日的固定收益类产品老大信托,在资本市场驰骋多年的“资深”金融机构,暴起雷来与草莽的P2P并无区别。

2020年上半年,信托机构延期兑付,无法偿付的新闻此起彼伏。而论影响力,当数四川信托。此前四川信托发行了超250亿元的信托产品,规模大且涉及客户众多。

早在今年5月,市场上便有关于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的新闻,虽然四川信托一再自证“清白”,但纸终归包不住火。6月11日,有投资者收到四川信托无法兑付本息和产品无限延期的通知。据《红周刊》报道,8月25日、26日,四川信托成都办公室门口聚集了大量的投资人,针对其所购产品能否按期兑付进行申诉。

除了四川信托,9月11日,上市公司强生控股公告称,其去年所购买的1亿元安信安赢42号信托产品到期日为2020年9月11日,现该产品延期兑付。

此前,安信信托曾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收到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家属的通知,称因高天国涉嫌违法发放贷款,已被上海刑事拘留,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安信信托成立于1987年,于1994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国内最早一批金融类上市公司,也是我国为数不多的信托上市企业之一。

安信信托的实控人高天国更是一度被称为“信托大亨”,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上,高天国身价115亿元,排名第336位。

事实上,2019年下半年开始,安信信托便持续踩雷,连续21个项目被起诉,涉及多家银行,涉诉金额虽不及四川信托,但亦有80余亿元。而如今实控人高天国被刑拘,对于投资人来说,维权之路更是遥遥无期。

事实上,倒霉的不仅四川信托、安信信托。今年6月,武汉金凰珠宝以83.03吨假黄金融得200亿元,波及众多信托公司。其中,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及四川信托的涉事金额均超过10亿元。

大佬为什么偏爱海外信托?

回顾2020年上半年,四川信托、安信信托、国投泰康相继暴雷,捅下超百亿元的资金窟窿。不少投资人纷纷倒在了信托之上。

虽然不少国内投资者深陷信托暴雷的泥潭,但国内大佬们却依然热衷于信托。所不同的是,他们选择的是海外信托。

据公开报道,已有数位国内顶级富豪将资产转移至离岸信托,其中包括京东的刘强东、阿里巴巴的马云、小米的雷军、融创的孙宏斌以及移民新加坡的海底捞创始人张勇。

而大佬们所选择的海外信托则侧重于传承,对信托财产进行管理和保护,目的是保障家族资产的世代传承。

相比于大佬们所选择的海外信托,国内的信托更加偏向于一种金融产品,通过信托公司发行金融产品及募资。简单来说,信托公司将具有融资需求的项目方包装成一个信托产品,进而卖给投资人,项目需求方在获得资金的同时亦需还本付息。

当然,既然是投资、是项目,承担风险便不可避免。因此,考验普通投资者的不仅仅是投资理念,还有心脏够不够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