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正文

雪松信托重建之路“曙光已现”,新发产品全部如期兑付

公告称,证券时报发布的《雪松信托“供应链金融”调查》及《雪松系528亿债务压顶,还欠税局35.4亿税款》的报道均存在严重失实及恶意解读的情况,已对公司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雪松控股方面将保留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作为近年来新晋的世界500强公司,雪松控股一直备受资本市场瞩目。上述媒体关注的雪松国际信托,是雪松控股于2019年4月受让中江信托71.3%的股权所得。去年6月才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距今尚不足一年半的时间。

  目前,雪松国际信托的“重建之路”已经走上正轨,历史发行项目均100%兑付。截止2020年8月31日,雪松国际信托已有26个产品,142个期次100%完成兑付;累计为1698余位投资者到期兑付本息58.48亿元。

  澄清事实,凌晨连发14条回应

  对于近期媒体的公开指责,雪松控股方面在次日凌晨便第一时间做出了14条回应,内容分别集中在雪松国际信托的实际运行情况和雪松实业的财务数据方面。

  首先是“长青”系列产品规模,报道称“总规模超过200亿元”,可经核查,“长青”系列产品累计发行规模为119.18亿元,现存续规模为76.55亿元。

  另外,雪松国际信托称,“长青”系列产品底层资产清晰,每笔应收账款的债权与债务一一对应,在事实层面并不存在报道所谓的“幕后融资人”,更不存在报道多处影射的“自融”。

  而对于媒体质疑的风控问题,雪松国际信托则表示,基于行业特性和实际业务需要,雪松国际信托未将“确权”作为应收账款保理业务的风险控制手段,而是基于对每笔应收账款的货物流、资金流、合同、发票等多重信息的相互印证,形成有效且高效的风控措施。事实表明,“长青”系列产品运作一年多来,持续正常回款,未发生任何逾期和不良。

  回应称媒体在完全未采访公司的情况下,对公司财务数据进行了大量歪曲报道和恶意解读。

  回应称,截至2020年6月末,雪松实业应交税费为8.51亿元,递延所得税负债为26.85亿元。其中,前述8.51亿元根据税法有纳税义务但未到纳税时点;26.85亿属于会计上计提的递延所得税负债,税法上尚不存在纳税义务。因此,雪松实业不存在所谓的“欠税”,更不存在报道所称的“欠着税局35.4亿元的税款未缴纳”。

  并且,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对中江信托的收购,为控股股东以自有资金出资,在相关监管部门的指引和批准下开展的合法合规的市场行为。

  据悉,大公国际、联合信用等评级机构在今年6月发布的最新跟踪评级均显示,雪松实业维持主体评级AA+,评级展望稳定,并评价“偿还债务能力很强”。

  解决遗留,新发产品全部如期兑付

  最近一年半以来,雪松国际信托方面一直在努力化解原中江信托的历史遗留问题。掌门人张劲在投资者沟通会上就曾公开表示,自己会作为第一责任人,将问题负责到底。

  中江信托成立于1981年,原名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2018年起,中江信托的业绩开始急转直下,先后踩雷凯迪生态、亿阳集团、神雾节能等民企或上市公司,随后卷入金马、银象等政信项目,俨然是一个“爆雷王”。

  就在中江信托产品的投资者心急如焚的时刻,雪松控股选择介入进来。

  2018年11月,银保监会批复同意雪松控股受让中江信托71.3%股权。2019年6月,中江信托正式更名为雪松信托,注册资本维持30.05亿元不变,至此雪松控股也成为雪松信托实质上的控股股东。

  雪松控股正式入主后,马上启动了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历时3个月时间,在全球范围内,完成了信托计划委托人信息采集与登记,并为完成登记确权的投资者垫付了逾期的利息。

  2020年1月22日,雪松国际信托按承诺完成了2019年4月22日前逾期项目的化解,除个别投资人联系不上外,绝大部分个人投资者已得到兑付。

  虽说雪松国际信托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但随之而来的国内信托业的大环境却给公司带来了不少严峻考验。

  6月15日晚间,杭锅股份公告称,公司购买了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信托产品,现已到期,而四川信托剩余4000万元本息未能如期兑付;无独有偶,9月11日晚,强生控股公告称,公司去年购买的1亿元安信安赢42号信托产品已到期,现该产品的本益兑付日将统一延期至2021年12月30日。

  对比国内四川信托、安信信托等知名信托公司频频“爆雷”,大股东更换后的雪松信托,业务及风控能力则得到了大幅提升。

  截至到2020年9月22日,雪松国际信托发行新产品一年多来,未产生任何新增逾期,所有新发行产品到期后均100%完成兑付,彻底走出了原中江信托“爆雷王”的阴影。

  这对于一个“信托新兵”来说,已然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履行责任,“信托新兵”在路上

  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雪松国际信托也在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

  新冠疫情爆发后,武汉不少医院物资一度短缺。在得知武汉多个医院物资告急后,今年1月25日,大年初一,雪松国际信托通过广州市慈善会向武汉市捐赠专项资金及大批医用物资。广州市慈善会表示,雪松控股和雪松国际信托是向武汉市进行大额捐赠的首家广州企业和首家信托业企业。

  当然,雪松信托得以顺利换挡也离不开背后雪松控股集团的支持。

  公开资料显示,雪松控股创立于1997年,全球总部位于广州,是广州本土成长起来的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大宗商品领军企业,以2851亿元营收位列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第296位。雪松控股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大宗商品综合性产业集团,拥有雪松国际信托和上市公司齐翔腾达(002408.SZ)、希努尔(002485.SZ)等上市企业。

  2019年6月,在解决中江信托逾期项目的同时,雪松控股迅速解决大股东缺位的历史问题,重组董事会和管理层,整合资源组建新的领导班子和梳理业务线条,将原有中江信托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以全新的形象回归市场。

  2019年8月,雪松信托更名后的首款主动管理类产品发行,业务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逐步恢复。截至2019年末,在压降通道业务的同时,雪松信托主动管理类信托仍保持在329.1亿元,仅比期初下降了5亿元左右。其中,2019年新增的主动管理型项目已有35个,合计金额达112.5亿元。

  在2019年业务恢复的基础上,雪松信托今年上半年尽管受疫情影响,但业务发展仍在持续改善。据百瑞信托披露的信托公司2020年上半年经营数据,2020年上半年,雪松信托实现净利润2128.49万元。同时,雪松信托上半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达到2.97亿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幅超过100%。

  在业务恢复的同时,雪松信托也在持续加大对历史遗留风险项目的催收和处置工作,公司内部还维持特别成立了特殊资产经营管理中心。雪松信托很多风险项目均有底层资产及较大比例为政信项目,回款稳定。截至2020年6月底,已回笼风险项目资金近2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