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正文

迷茫的信托经理A君:已经开始在知乎上搜索怎么做兼职了

信托理财 新闻资讯 2020-08-18 16 0

A君是北京某信托公司一名信托经理,从业时间3年,最近陷入了极度焦虑的状态。

一是疫情的影响,上半年的业务落地的很少,二是越来越严格的监管,使得好几个本来能够落地的项目都悬着,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文。
信托经理的收入大部分还是要靠年底的奖金的。如果完不成业绩,没有奖金,在一线城市的生存压力很大,A君已经开始在知乎上搜索怎么做兼职了。

人生发财靠康波,信托业也是这样。
自2007年换发金融牌照重新开业,信托行业经历了一个黄金十年。信托管理资产规模从2008年的1.22万亿飙升至2017年底的26.25万亿。
现在年纪在35~40岁的信托人如果一直都在这个行业工作的话,正好能经历这个黄金十年,虽然不一定能够实现财务自由,但也都积累了相当殷实的个人财富。
按照尼古拉斯·金涛老师的说法,这波人把握住了人生的第一次康波。
过去的十年信托业的发展是有其特定历史背景的。从2008年到2017年,我国的城市化率从45.68%增长到58.52%,上升了12.84%。在这波城市化的大浪潮中,房地产、基础设施等行业自然而然的也处于上升周期,信托公司在这个时期内开展的大多也都是房地产、政府平台融资的业务,主要依赖的还是土地财政。
但是也可以看出2017年是信托行业转折的一年,信托规模开始下降,增速开始大幅下跌。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从这一年开始,信托行业平均报酬率从0.73%逐步下降至目前的0.37%。
A君是2017年毕业的,金融学专业研究生,当时拿到信托、券商、银行、基金等多种机构的offer。他仔仔细细咨询了老师、已经毕业的校友,大家都认为信托是更好的选择,最终他选择了信托公司,成为一名信托经理。
一位朋友这么揶揄他,他就好比是在解放前加入了国民党。


2017年至今,监管文件密集出台,通道业务、房地产业务先后迎来窗口指导,之后又迎来了压缩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业务的监管要求,《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也制定了对非标债权融资占比的限制。
现在信托经理做业务前,都要先看四个指标——这个项目所占的集合贷款额度、通道额度、融资类额度、非标债权额度等等。
在这种特定背景下,“非标转标”成了信托最近最火的概念。
监管一直要求信托公司回归本源业务,可作为信托从业人员,A君对本源业务也没有一个准确清晰的认识。多年以来,信托公司一直扮演着类似银行的角色,在一些监管文件中,也将信托定义为银行业金融机构。
欧美国家通常是混业经营,信托一般是银行下设的一个业务部门,多是扮演咨询顾问的角色,根据委托人的实际情况和需求,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尤其是税法,为委托人提供一套解决方案,并提供方案后续的落地及管理,由此可见能作为信托委托人的一般都是超高净值的客户。
像欧美信托业那种基于受托人的资产投配能力而向委托人提供的财富管理肯定算是本源业务之一。但是因为国内财产登记制度等原因,除了资金信托和部分财产权信托外,其他非资金的资产如土地、房产、股权、股票等很难作为委托财产成立信托。尽管很多信托都成立了家族信托的部门,但是短期内无法克服这些难题,难以成为信托公司的主业。有些家族信托业务部门甚至已经成了一个财富销售部门,把很多产品套一层家族信托的壳,就成了所谓的家族信托了。
在财富管理业务上,银行有天然的客群优势,信托公司即使做得再好恐怕也很难达到城商行的水平。如果银行能申请一个信托牌照,信托公司基本就无立足之地了。但是现在监管对于银行理财、券商资管的法律关系都解释为信托关系,这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在资产投配上,信托在地产业务、政信业务方面有比较强的专业能力,但这两大业务在这个周期里已经没什么空间了。有些信托公司在资本市场业务上也有一些特长,但是仍然无法比拟券商和基金公司。在股权投资上,信托自营可能还会开展一些,但是规模也不大,信托业务开展股权投资可能会成为未来转型的方向之一,但是目前来看仍然不具备太大的优势。
资产证券化业务是最符合信托本源的业务了,但是资产证券业务的体量并不足以支持整个信托业的转型,而且资产证券化业务中信托大多充当通道角色,收费很低。
无论从财富管理的客户资源上,还是从资金投资运用上,目前信托公司都处在比较尴尬的境地,很多信托公司最近这两年都在思考转型的方向,但是短期内仍只能聚焦在现有业务的深挖上,以及对监管政策的削足适履或者以更复杂的方式进行规避。

说道最后,其实A君也知道,虽然面临着这么严格的监管和限制,传统业务越来越难做,但信托作为第二大金融子行业,仍然在我国经济的发展以及金融体系的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只是我们需要改变以往的粗放式增长观念,顺应新时代的发展趋势,信托从业人员也必然因此而经历一轮大浪淘沙。

万事万物都有其发展规律,都有其周期。在下行周期中,像A君这样的信托从业人员难免会经历迷茫,这个过程会很痛苦,毕竟时代的一朵浪花,对个人而言就是滔天巨浪。但我们也应该坚信,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会压着同样的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