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正文

疫情下为何政信类定融产品备受青睐?

1、投资要选择正确的方向,方向是什么?

根据美林投资时钟理论,在经济下行周期的末端,大类资产配置要以债类配置(债券或债权)为主。在国内,债类投资主要推荐利率债和城投债。

推荐城投债的原因是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时,增加基建投资成为托底经济的重要政策工具,基建项目的实施主体主要是各类城投公司,因此城投债实质上具有政府的强信用背书。

 

2、国家怎么对冲疫情和经济下行?

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还是基建,“新基建”,有助于稳增长、稳就业,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提升长期竞争力。

从国家政策面已看出新基建将是一波热潮,而地方政府做基建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所以投资地方政府融资产品不仅稳健且安全靠谱。

 

3、定向融资—为实体经济输血多年的融资工具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财政收支受到阶段性冲击,一方面疫情尚在延续,复工难度加大,实体经济遇到困难,进而地方财政收入下降;另一方面疫情防控支出增加,这属于预算外支出,这种现状让平台公司压力倍增。因此,融资是当下的不二选择。一系列政策表明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鼓励直接融资。定向融资作为一种方便快捷的直接融资工具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平台公司融资难的问题。

 

4、定向融资成功基础—政府债券、利国利民

此次“疫”情,作为最接近政府职能的城投企业,在疫情防控期间他们冲在最前面,让更多百姓了解了城投。城投,用坚守赢得认可,赢得信任。疫情影响下,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投资渠道减少,百姓有钱无处投。此时发行定向融资,无疑给百姓增加了一条投资渠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关键时期,定向融资作为城投可靠的融资工具,是百姓信任的理财产品。


5、政信定融计划的特点

定融产品作为当下热门的一款直接融资工具,产品也是五花八门、常见的有政信类、房地产类、一般工商企业类等。其中政信类定融产品因为安全性高、收益高、期限灵活等特点深受广大投资者的认可及喜爱。

政信顾名思义,它的信用基础来源于政府的主权信用。因为政信类产品的融资主体均为各个地方政府平台或者城投企业,这些企业的股东无外乎是当地人民政府、国资委、财政局、管委会等,股权穿透到底都是当地政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政府的“亲儿子”。

简单的说政信类定融产品,可以理解为地方政府平台/城投公司发的债,通过定向融资方式发行,项目在交易所备案。国债是零风险固收类产品,这个地方城投债务的风险比国债高些,也正因为风险高一些,所以它的收益也比国债高。但它的风险跟同级别的上市公司债、房企债、民企债的风险又要小的多。

 

安全性高的主要体现在:

1、没有主观违约意愿、城投公司违约成本太高了

融资主体是政府平台/城投,上文中提到了这些企业的股东穿透到底都是当地政府。政府平台是不可能主观意愿违约。如果哪家平台敢延期还款,整个区域都会被拖累融资困难。有的投资人担心“借新还旧”会积累违约风险,事实上借新还旧不完全是负面的,平台一旦出问题,涉及到政府的切身利益,政府有动力出现协调。

一个地方的城投公司一但违约,那就会引发连锁反应,各家机构都会重点提防违约地区,解决了还好,如果一直不解决,这个地方以后想再发债就太难了,但现在各个地方都在借债过日子啊,不发债不行,这就是城投公司违约率较低的根本原因。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城投债务一旦出现问题,还未发生政府不采取救助措施的先例。

 

2、坏账率极少

从过去10年多政信实务实践经验看,政府平台出现兑付问题是很少的,风险敞口规模远低于银行1.89%的坏账率水平。即便在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集中爆发,城投债风险也明显低于其他债种,相对于2018年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危机、P2P网贷而言,简直就是无风险资产。少数平台违约,也能在短期内妥善解决,给投资人一个合理的赔偿及交代。

 

3、调节的手段多

一般来说,政府有4个钱袋子: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其中,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是定向使用的,不能动。如果平台缺钱了,政府还有两个钱袋子,公共预算和政府基金预算,可以统筹解决平台债务问题,简单说就是可以发债。当然,政府的各平台之间互帮互助,也能很好的解决平台债务问题。

 

4、对官员终身问责

中国实行的是地方政府债务终身问责制,官员对地方债务是要负起责任的。而且,2016年就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要求不得以政府换届、领导人员更替等理由违约毁约,违约毁约的要承担法律和经济责任。

 

5、城投债投资的独立性

对于投资人而言,最可怕的不是资金延期兑付,而是平台崩塌。类似P2P和一些其他投资平台的资金池业务。先期做出各种高大上表面功夫,包装得看不出任何风险,但历史上出现问题时基本上极少有可以救回来的。投资人追悔莫及。而政信资管都是独立的项目,风控标准,投资逻辑。资金投向透明,用款单位明确,回款有明确保证。

网贷平台很多时候会过于依赖实控人,平台的生死很多时候往往由大老板掌控,就拿易融恒信来说,虽然我没投,但能看到平台其实是在用心做事的,但因为他们的一个老板被骗到云南那边去催收,被当地的警察抓了,然后平台在失去一位主抓风控的老板后,平台加速毁灭;另外还有一些爆雷平台的老板,卷款跑路出逃国外然后导致平台爆雷的情况。因为实控人失联、被抓、死亡,或资金出逃海外等等原因,而让平台遭受毁灭性打击的案例也比较常见。

但政府平台不一样啊,平台老总会受到各种条条框框约束,其实谁坐在平台一把手位置上,问题都不大,这些一把手往往也是当地的国资委或者组织部门直接委派的,重大事情都是需要地方国资委同意通过后,才能实施。即使政府平台的法人代表或者总经理出问题,其实对平台的影响也很小。

 

综上,政府平台/城投公司作为地方投融资综合运营商,在资本市场发债融资 ,安全性可以预见的高。

 

同时,政信类金交所产品,投资人直接跟政府融资平台签约,采用直接融资模式,资金不经过任何第三方,直接转给政府融资平台。交易结构和风控措施与信托产品相同,比信托更加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