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正文

某信托公司状告当地政府

近几年,贵州多地频频出现城投平台债务违约事件,金融市场环境开始恶化,不过信托公司与当地政府对簿公堂的事件却并不多见!


根据企查查显示,中泰信托以合同纠纷为由将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和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告上法庭,上海金融法院将于9月22日正式开庭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也是被告之一,这个比较少见!


根据查询,中泰信托曾于2016年7月开始发行弘泰1号遵义汇川集合信托计划,期限3年,信托规模3.5亿,融资方为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担保方为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预期收益7%-7.2%,资金用途是用于受让汇川城投因代建高新快线和长沙东路道路工程项目形成的对汇川区人民政府应收账款共计人民币509662899.93元。


而之所以把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也列为被告,原因是在该信托产品中,汇川区财政局出函,承诺统筹安排财政资金按时足额偿还全部债权,同时,汇川区人民政府出函统筹规划本次债务本息的按期偿还。


信托从业比较久的老司机对这些就比较熟悉了。财政承诺函、政府承诺函和人大决议,俗称为“政府文件三件套”,这些在2017年中之前的政信产品比较常见,而到年底的时候,就全面停止了。


中泰信托发行这个产品时间正好处于最后的时段,所以在信托计划书中才会出现财政承诺函和政府承诺函。


该产品的担保人遵义经开也陷入多起债务纠纷,名下三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金额为2亿元。


贵州是政信产品的网红,而中泰信托又是贵州的网红。


从2019年以来,中泰信托违约的贵州政信项目有贵州凯里、弘泰11号贵州黔南、弘泰1号遵义汇川、恒泰39号贵州铜仁、顺泰8号六盘水大河经开、祥泰1号六盘水梅花山、元泰7号贵州东湖等,其中多个项目都发生了二次违约,到现在还一直延期。


这或许和中泰信托目前的处境有很大的关系。2017年底,中泰信托因法人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实控人不明等问题,被上海银监局予以处罚,暂停新增集合信托计划,存续集合信托计划不得再募集,而被摁下暂停键的中泰信托在和地方城投公司博弈中逐渐失去了主动权,只能孤注一掷,选择民事诉讼。


另外,遵义最大城投——遵义道桥集团最近在搞资产置换,不过划出去是哪些资产,划进来又是哪些资产,并没有对外公布,投资人都议论纷纷,而且近期也频频被纳入被执行人名单,虽然每笔金额都不大,不过这也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