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未命名正文

40家信托被暂停融资类业务,消息不属实!

11月25日晚间,全国约40家信托公司立即暂停融资类业务的消息传开,经多家记者调查:均称未收到上述窗口指导。是贩卖焦虑?还是消息走漏太快,文件跟不上?

多家记者调查结果:消息不属实!

11月25日晚间,一张微信截图在信托圈内广泛传播,截图上的对话称,刚刚接到银保监会窗口指导,全国约40家信托公司(共68家)立即暂停融资类业务,恢复时间不确定。多家记者调查采访了多家信托公司,均称未收到上述窗口指导。具体如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至少6家以上信托公司高管核实,大多数表示均未收到类似的窗口指导。多位信托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年底融资类额度几乎都没有了,该截图的内容可信度要打个问号。

也有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确实有信托公司收到窗口指导,但我们公司没有。”多家信托公司表示,并不清楚相关事宜,目前没有收到相关的文件。

数家头部信托公司人士均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公司贯彻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比较到位,没有接到类似窗口指导。有第一梯队信托公司合规部门人士称,公司严格执行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的要求,很多业务都已经停掉了,在额度内的融资类业务目前还在正常存续。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向多家信托公司求证后,截至新京报发稿,有7家公司回复称没接到通知或“不清楚”,其中包括今年年中就被传暂停融资类信托的一家公司。

另外,信托圈内人也向多家信托公司高管求证,均称未收到上述窗口指导。

经过信托圈内人及多名记者的调查,“银保监会窗口指导,全国约40家信托公司(共68家)立即暂停融资类业务,恢复时间不确定”的消息不属实。是贩卖焦虑?

还是消息走漏太快,文件跟不上?

虽然各家信托公司均未收到上述窗口指导,但也不能排除是内部风声走漏,文件还没下达的可能性。

融资类信托,是指将受托资金以融资的方式借给资金需求方,多属于类信贷业务,以利差作为信托报酬,具有“影子银行”的特征。这并不能彰显信托制度的优势,在“刚性兑付”仍未被实际打破且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容易积累风险。信托公司近年“踩雷”案例,也主要集中在融资类信托业务。

2017年以后,融资类信托在主动管理类信托中的占比逐年提升,2017-2019年占比分别为38.54%,47.77%,56.48%,2019年已超过了一半如下图:由于2019年融资类信托占了半壁江山,2020年压降融资类业务对于业内来说早有预期。继通道类业务被窗口指导限制后,今年年初以来,监管多次对信托公司下达关于融资类业务的压降指标,按照监管部门的年初规划,2020年全行业压降1万亿元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信托业务。时至年中,多家信托公司收到来自银保监会的窗口指导,明确各家公司压缩主动管理类融资信托的具体规模。

临近年底,可能存在部分公司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不到位的情况,因此不排除监管层会重点关注这些企业。“暂停融资类业务或许是为了督促这些企业完成压降任务。”有分析人士称。

据了解,多家信托公司近日收到来自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要求严格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保证完成此前设定的压降任务。由于部分信托公司存在融资类业务压降不达标的情况,在此次窗口指导中被要求“全面暂停融资类业务”,而不是本次传出的40家信托公司全面暂停,并不是一刀切。

“逐步压缩违法违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巩固信托业乱象治理成果,引导信托公司加快业务模式变革。这个决心是明确的和坚定的,压降通道业务和融资类信托业务,不仅过去要求压,现在要求压,今后还会要求压。”6月19日,有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

当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传出“融资类信托全停”的消息,今年6月份就出现过谣言暂停全部融资类信托,后被金融时报证实为不实信息,“压降20%非标融资、35%同业通道、下达风险处置规模才是银监三大指令”。

“信托公司转型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压降违规融资类信托业务也将是一项持续的工作。因此,监管政策不会一刀切停止信托公司开展融资类信托业务,而是逐步压缩违规融资类业务规模,促使其优化业务结构,直至信托公司能够依靠本源业务支撑其经营发展。”上述银保监会负责人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