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正文

四川信托被实施管控,半年前已爆雷,300亿窟窿待补

12月22日,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下简称“四川信托”)被实施管控,四川银保监局将联合地方政府向其派出工作组,加强管控并督促其尽快改组董事会,委托专业机构提供经营管理服务。

根据相关规定,四川银保监局决定对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汇源集团有限公司采取监管强制措施。自2020年12月22日起,限制这四家股东参与四川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股东权利。

银保监局的通报称,上述四家股东存在“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情形,且在风险处置过程中拒不配合监管部门开展风险处置”,其行为已严重危及四川信托稳健运行,损害了信托产品投资者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危害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半年前已爆雷

天眼查APP显示,四家被采取监管强制措施的企业中除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其余三家均成立在1997-1998年间,发展长达20多年的企业缘何严重违规?12月22日下午,AI财经社致电这四家企业在企查查上预留电话均无人接听。

早在今年6月,四川信托已经爆雷。6月15日晚间,杭锅股份(002534.SZ)发布公告称,购买的四川信托产品发生逾期兑付。

公告称,2019年12月4日,杭锅股份购买了由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信托产品,金额为5000万元,期限为6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6%,到期日为2020年6月4日。2020年6月11日,四川信托兑付了信托产品20%即1000万元的本息1038.1万元;剩余4000万元本息未能如期兑付。杭锅股份的这则公告,坐实了四川信托爆雷的说法。

此后,关于四川信托爆雷的消息便此起彼伏。据中国证券报报道,6月15日,有数百名投资者来到四川信托总部大楼,与四川信托高管、四川银保监局以及四川省金融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情况反映。事实上,今年6月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即对外表示,四川信托利用TOT隐瞒底层资产的资金池,监管已经逐步查实了四川信托违法违规的行为。当时与四川信托高管、股东进行了谈话,责令其限期改正,暂停了其部分业务。

6月29日,四川信托发布《致投资者的公开信》,对部分信托产品未能按期分配向投资者表示歉意,并称对部分到期不能按时分配的信托产品,按约定进行延期,并承诺“力争一年内通过处置底层资产回收资金,根据资金回收进度及时进行分配”。

四川信托甚至还表示,将处置变现宏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川信大厦等自有资产及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方式“补充流动性”。然而,后来据四川信托高管对外透露,对于增资扩股,股东宏达集团、中铁八局并无意向。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此前曾表示,力争在2020年清收回款80亿元。

四川信托究竟违反了哪些规定?据中国银保监会管理委员会四川监管局官网披露,四川信托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背离受托人职责定位,将部分固有贷款或信托资金违规用于相关股东及其关联方。而且在监管部门责令其整改后,相关股东居然拒不归还违规占用的资金,严重危及该公司稳健运行,损害信托产品投资者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

四川银保监局称,派出的工作组将会同相关部门依法对四川信托加强调查,积极追偿股东及其相关联方非法占用的资金,坚决惩处违规人员。并要求四川信托聘请中介机构对公司风险状况进行全面评估,研究制定实施资产保全方案。在全面摸清风险底数的基础上,制定最终风险处置方案,依法保护信托当事人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

四川信托被管控后,后续状况如何处理?据其官网披露,四川信托作为受托人,与委托人/受益人的信托法律关系不会因此改变。信托产品投资者需根据四川信托官网公告,按规定时间和方式对认购的信托产品份额进行登记,预计登记时间为3个月。

四川信托的窟窿到底有多大?据财新报道,前段时间,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对四川信托截至2020年4月30日的主动管理类项目开展尽职调查,但对于调查结果,四川信托与毕马威咨询看法存在分歧。知情人士透露,毕马威的尽调报告认定的四川信托窟窿约300多亿元,而四川信托内部认定的窟窿约250亿元左右。

信托业爆雷多起

今年恰是四川信托重组“十周岁”,却不想“生日”刚过1个月即被强制监管。2010年11月28日,四川信托正式成立,注资35亿元,管理信托资产规模逾3000亿元,核心业务是资产管理、投资银行、财富管理。总部在四川,服务遍及西部、华北、华东、华南等片区。

实际上,四川信托是在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经过长达11年艰辛整顿、重组后所建立。可谓曾历经淬炼,如今却未珍惜成果,一朝失足,断送市场信任。据报道,四川信托TOT产品规模在200亿-300亿左右,这些信托产品背后却暗含借新还旧、期限错配、短募长投等违规操作。

梳理四川信托10家股东,除前述被采取监管强制措施的四家公司,还有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烟草总公司四川省公司等。其中,四川信托第二大股东为中海信托,由中国最大的海上油气生产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控股,目前管理信托资产规模超3700亿元。

实际上,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已经对多家金融机构实施接管。2020年7月份,银保监会宣布对6家保险、信托机构进行接管,分别是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易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新时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此同时,证监会对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接管。与四川信托违规被管控相类似,陷入经营泥潭的还有安信信托。据安信信托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其营收约为1.17亿元,比上年同期锐减77.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38.15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004.80%。

今年以来,安信信托遭遇了多起诉讼,而且金额都不小。今年8月,安信信托收到黑龙江肇源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起诉书,涉诉余额约为13.50亿元;11月27日,安信信托收到原告丹东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起诉书,涉诉余额约为8.62亿元;12月19日,安信信托再次成为被告,原告洛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将其告上法庭,涉诉金额约为5.38亿元。目前,这三起均已立案,正在审理阶段。

12月22日下午,AI财经社致电*ST 安信董秘办未有人接听。*ST 安信在2020半年报中称,近年来由于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引发诉讼事项,公司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停牌后,重组工作组已经在今年4月进驻*ST 安信。

信托强监管趋势明朗

业内人士分析,像某些信托机构之所以今年遭遇滑铁卢,一方面与其漠视法规铤而走险的急功近利心态有关,另一方面正如安信信托在半年报中指出,2020年上半年,信托行业严监管的趋势不断增强,各项监管政策围绕治乱象、防风险、补短板、促转型,推动行业回归信托本源。

中国信托业务经营状况整体局面如何?数据显示,中国信托业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全行业信托业务收入191亿元,累计实现净利润126亿元。68家信托公司净资产6429亿元,同比增长7.9%,净资本覆盖率182%,监管指标保持平稳,行业风险抵补能力进一步增强监管部门绝不会放任违规金融机构利欲熏心吞噬社会信任。今年12月5日,中国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叶燕斐在2020第五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上强调,金融业务本质上是公共性质的,金融机构、金融控股公司必须自觉维护公共利益。金融机构的运营必须接受专门机构的监管,必须接受公众监督,“没有国家的信誉、人民的信任,金融机构一天也运营不下去”。

在强监管的大趋势下,今年信托行业迎来大调整,截至10月底,全行业受托管理信托资产余额20.74万亿,比年初减少8632.68亿元。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业务持续压降,尤其是地产信托被严格控制。政策方面,今年银保监会出台了《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及配套文件,加强信托公司股东尤其是主要股东从进入到退出的全流程行为管控。与此同时,还修订出台了《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信托监管部主任赖秀福对外表示,下一步行业监管方向为,完善制度体系建设,营造转型良好环境;加强治理机制建设,譬如,强化股东资质管理、健全运作机制;优化配套机制建设,提供转型强力支撑,譬如,推进信托监管数据标准化建设,提高信托行业数据治理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