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正文

直面质疑 简析雪松信托回应

来源:投资者网

近日,《雪松信托“供应链金融”调查》以及《雪松系528亿债务压顶 还欠税局35.4亿税款》两篇文章刷屏网络,前者提出了对雪松信托底层资产的调查和质疑。第二篇文章对雪松系的债务问题及税务问题提出了质疑。

两篇文章同日发出,一经发布即引发了广泛关注。

雪松回应,对质疑焦点做出澄清

总结两篇文章内容:第一篇,主要质疑雪松信托底层资产是否真实存在、应收账款确权以及可能涉嫌自融等问题;第二篇文章,主要质疑雪松系加大杠杆扩张,与目前去杠杆的基调不符,以至于雪松债务压身,甚至未缴纳部分税款。

对此,雪松信托和雪松实业集团分别发布澄清公告,针对文章质疑的关键问题,逐一进行了回应。

雪松信托在澄清公告中表示, 对于“长青”信托底层资产的真实性,雪松信托从交易主体、交易双方盖章的购销合同、交易双方的交货确认书或对账单、仓库提货单、发票等方面,进行了严格的风控核查,从而确认“长青”系列产品底层资产的真实有效。

值得一提的是,雪松信托对此作出重要承诺:上述合同、发票、过户单据等全套资料作为信托财产的重要法律文件,由雪松信托作为受托人按照相关法规要求进行保管,可随时接受所有投资者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预约查阅。

雪松信托认为,“长青”系列产品底层资产清晰,每笔应收账款的债权与债务一一对应。在事实层面并不存在报道所谓的“幕后融资人”,更不存在报道多处影射的“自融”。

对于报道提及的“确权”问题,雪松信托表示,大宗商品供应链业务因其特殊性,仅靠应收账款“确权”,事实上并不能保证底层资产的真实性。而“长青”系列产品运作一年多来,持续正常回款,未发生任何逾期和不良,进而表示雪松控股的风控手段有效,不存在风控“裸奔”的问题。

关于财务问题,雪松系另一家主要企业——雪松实业集团表示,公开披露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雪松实业负债总额为447.9亿元,资产负债率55.29%,扣除商誉及无形资产后的资产负债率为65.29%。

这就与媒体报道的,2020年6月末,雪松实业集团负债总额为528亿元,资产负债率65.2%,扣除无形资产、商誉等部分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7%的数据不相符。

雪松实业集团表示,公司业务经营一切正常,现金流稳定。专业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及联合信用评级,在今年6月发布的最新跟踪评级均显示,雪松实业集团维持主体评级AA+,评级展望稳定,并评价“偿还债务能力很强”。

可查底层资产,雪松信托的风险化解思路

随着网络舆论的自由和开放,舆论监督的作用越来越凸显。目前在不少新闻媒体的报道中,舆论监督报道往往容易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

实际上,作为金融体系中的一员,信托业如何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一直是一个重要课题。纵观信托业发展历史,过往逾期信托项目解决时间很长,甚至遥遥无期,等待投资者的往往是漫长的维权。从媒体的角度来看,对于信托公司、上市公司风险的关注并提示风险,本就是媒体监督的应有之意,公众也是乐见其成。

当然,在这个报道过程中,也要给当事方企业平等发声的机会。紫金财经认为,媒体经过详实的调查,进而出稿的报道,固然值得认真对待,而当事方的发声,也值得细细研究。

在雪松信托的澄清公告中,其中有一点非常重要。雪松信托表示,对底层资产的真实性,雪松国际信托从交易主体、交易双方盖章的购销合同、交易双方的交货确认书或对账单、仓库提货单、发票等方面,进行了严格的风控核查,“长青”系列产品底层资产真实有效,可随时接受所有投资者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预约查阅。

这个表态,实际上是对于质疑报道的最好回应。作为当事方,雪松信托敢于让投资者随时查阅底层资产,展现出了一家公司的魄力和自信。当然,这种魄力和自信,需要建立在公司日常规范运营、良好的内控以及风险管理的基础上。

从公众的角度来看,如果投资人基于对投资的担心,合法合规查询雪松信托相对应的底层资产,一旦确认真实有效,不仅能够彻底洗刷底层资产“虚无”的质疑,同时也能够解除外界对于雪松“幕后融资人”和“自融”的担忧。

对于需要债务人“确权”才能确认有效的质疑。媒体也好,公众也好,首先应该提前了解,大宗商品供应链业务,在日常贸易的情况下,不“确权”即可做保理业务是否有效,是否是通常做法。如果大宗实务中属实,则雪松信托因大宗业务的特殊性,未将“确权”作为保理业务的风险控制手段就是合理的。

众所周知,大宗商品是指可进入流通领域,具有商品属性并用于工农业生产与消费使用的大批量买卖的物质商品。在金融投资市场,大宗商品指同质化、可交易、被广泛作为工业基础原材料的商品,如原油、有色金属、钢铁、农产品、铁矿石、煤炭等。

大宗商品供应链业务因其特殊性,仅靠应收账款“确权”,事实上并不能保证底层资产的真实性,而雪松信托在回应中也提到了这一点。此外,一些央企、国企,相对民企而言,“确权”盖章流程更为复杂,而且因为转换债权人对债务人来说,徒增麻烦,确权积极性不高,因此,不少信托公司采取变通的做法也是事实。

另外,每家风险管理公司,自然有自己的一套风控逻辑,雪松信托应当也不例外。雪松信托基于对每笔应收账款的货物流、资金流、合同、发票等多重信息的相互印证,形成有效且高效的风控措施,并不能认为是缺乏风控,更难以认定是裸奔。

更为重要的是,从雪松信托的历史来看,雪松信托做的更多的是在化解风险,而不是在制造风险。

事实上,中江信托在2019年4月才完成过户,雪松控股正式入主后,业务及风控能力大幅提升,截至到2020年9月22日,雪松信托发行新产品一年多来,未产生任何新增逾期,所有新发行产品到期后均100%完成兑付,彻底走出了原中江信托“爆雷王”的阴影。

2020月1月22日,雪松信托按承诺完成了2019年4月22日前逾期项目的化解,除个别投资人联系不上外,绝大部分个人投资者已得到兑付。兑现了雪松控股在并购之初,对2000多个投资者负责到底的公开承诺。雪松信托快速化解逾期信托项目风险,解决此前的历史遗留问题,时间之短,速度之快,干净利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一家公司花了大力气来解决信托的逾期和爆雷风险,从正常的经营逻辑来看,断然不会让公司基于“虚无”的底层资产,再次将步入正轨的公司,推进欺诈和风险之中去。一位业内分析人士表示,雪松国际信托对逾期项目的处置态度和处置措施,为信托行业化解类似金融风险提供了参考,具有十分重要的样本价值。

社会责任,供应链业务企业属性使然

作为主做供应链业务的企业,相比其他企业而言,天然具有社会责任的属性,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相对而言,生产企业肩负着复工复产的重任,而为供应链提供服务的企业,提供了大量的物资、资金、人力方面的支持。因此,发展健康的供应链,维护健康的供应链,是任何一家深耕供应链业务的企业必须承担的责任。

今年年初,疫情形势严峻,雪松大宗商品供应链集团需要确保原料供应,全力做好疫情防控不松懈,客户需求不断档,保障供应链安全。

2月2日,河钢集团旗下企业石钢京诚装备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石钢京诚)告知雪松大宗商品供应链集团,其焦炭库存告急,希望能全力保障供应、及时配送。作为供应链业务企业,接到通知,雪松大宗就必须迅速联系上游供应商供货,以保障正常生产。

时逢春节放假,加之受到疫情及雨雪天气影响,上游焦化厂停产,采购渠道收紧,运输车辆少、运价高、封路限制等困难很多。即便如此,雪松大宗业务人员最终紧急调配了2200吨焦炭,超额完成约定数量,确保及时为石钢京诚供应原料。

疫情期间除了服务好上下游企业,雪松信托结合自身情况,发动全体员工通过社会资源积极搜寻相关医用物资,紧急驰援武汉,捐赠1000万元并向武汉市红十字会捐赠首批医用物资,包括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4万个、N95口罩5000个、防护服200件,用于武汉市防控疫情。广州市慈善会表示,雪松控股和雪松信托是首家向武汉市进行大额捐赠的广州企业和首家信托业捐赠企业。

不管是处理中江信托的历史遗留问题,还是服务生产企业雪中送炭,为抗疫捐款捐物,都是一家负责任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具体体现。

客观的说,疫情对大宗商品企业的影响,还是非常明显的,这一点可以从雪松实业的财报中体现出来。但作为大宗商品领域做的不错的企业,雪松一直在努力提升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即便面临困难环境,整体的运营还是足够稳健。

以善意、客观、专业的态度面对媒体监督,是雪松系企业面对公众质疑必须过关的一课。而两份足够分量的澄清公告,体现了雪松系企业专业负责任的态度,具有足够的魄力和自信,是化解外界质疑最好的解决方式。(文章来源:紫金财经)